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行业增长疲软离开易车的邵京宁想怎样的变革

来源: 作者: 2018-09-08 17:32:58

行业增长疲软,离开易车的邵京宁想怎样的变革?

(原标题:汽车行业增长疲软,离开易车的邵京宁到底想推动怎样的变革?)

创办于2000年的汽车行业资讯和营销服务商易车(纳斯达克上市企业),见证了中国汽车产业的告诉增长。而如今,从易车的内外部,有识之士们都已经感知到汽车产业变革机遇,纷纷在寻求变革,比如一直在图谋打造自己的“出行帝国”的李斌;再比如,李斌曾经得力干将邵京宁。

“中国的汽车产业和市场正面临着一场新零售的大变革。”这是前易车总裁邵京宁的判断,。这样的判断驱动下,邵京宁在2016年完成了自己的身份转换,已经的他,辞去了易车总裁的职位,创立了一家叫做“行圆汽车”的公司。

这家由一群前易车员工组建的创业公司,刚刚成立几个月就有8万辆交易量;2017年5月2日,行圆获得了由中骏资本领投的3亿元天使轮融资。

“今天的中国,消费品制造业极为发达,市场经济的发展已经由商品匮乏型逐步向商品充裕型过度。”邵京宁这样告诉钛媒体,当前的汽车产业,的确需要一个全新的汽车产业互联服务平台,连接传统的汽车产业与迅猛发展的互联行业

行业增长疲软离开易车的邵京宁想怎样的变革

“行圆就要成为这样的新物种。” 邵京宁说。

疲软的增长

“从新车销售及售后服务现状来看看,今年品牌经销商的盈利能力在逐步下降,已经成为行业的不争的事实。”在今年5月16日召开的中国汽车论坛上,邵京宁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根据前不久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最新产销数据,今年一季度中国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610.7万辆和594.8万辆,同比分别增长6.8%和4.6%,但明显低于汽车总体增速。

4月11日,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季度总体车市出现负增长,这是近几年来十分罕见的现象,虽说月份出现了去年高增长态势之后的惯性回落,但透支的程度不应该继续影响到3月份,这种回暖不明显的现象已经严重低于我们之前的预期。”。

邵京宁认为,即便2016年乘用车销量已经超过2400万辆,全国乘用车保有量更是接近2亿辆,但汽车销量整体增长速度放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更糟糕的是,终端市场需求未能回暖,车企库存却仍在攀升。4月末汽车企业库存仍在持续攀升,较4月初同比增长3.9%,较年初增长11.7%。其中,4月末乘用车库存较4月初增长5.1%,达到111.6万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经销商库存指数已连续两个月高于警戒值。

整个汽车行业的发展,其传统的产业结构和销售体系已经运转了近三十年,面对全新的市场和产业发展变化,已经渐渐的不合时宜。

“通过渠道和品牌绑定,只发生在比较轻型的奢侈品或者一些服装市场,高成本运营品牌专卖的体系也就是汽车行业了,绝无仅有。”邵京宁告诉钛媒体,市场的现状是大量的经销商销售能力放空,庞大的产业存量无处释放,造成了存量浪费。

即便汽车销售增长的坡峰已经从第二线城市过渡到三四五线城市,且购车需求正在迅速释放,品牌厂商的渠道下行成本高、难度大的问题却仍旧无法解决。信息的传播,造成用户价值观多元化,中国地区市场成本差异大,”产业急需重塑,面临拐点”。邵京宁说道。

迎接,不如推动变革

汽车领域的互联创业这两年来不可谓不热闹,但大都集中在二手车、汽车金融以及后市场领域,新车领域的有生力量却不多。

这是因为长期以来,国内汽车市场非常依赖传统4S销售体系,对于线上的互联企业来说,如何切入行业,是个难题。

但主机厂无限生产的欲望和经销商有限的销售能力之间的矛盾,却成为卡在两者喉咙的鱼刺。巧的是,就在一个月前,商务部的一纸公文,为行业带来了变数。

4月14日商务部正式发布了《汽车销售管理办法》,并将于2017年7月1日起执行,同时宣布,2005年发布的《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商务部、发展改革委、工商总局令2005年第10号)废止。该《办法》明确规定,汽车销售不必获得厂家品牌授权,厂家不得限制经销商经营其厂家的产品,另外经销商也无需同时拥有销售和售后服务的能力。

显然,未来新《办法》实施后,传统汽车销售的”品牌授权“所导致的垄断格局将土崩瓦解,汽车经销商拥有了更大的自由度,汽车经营的门槛大大降低。

“市场的存量资源正在重组”,邵京宁说。在他看来,这一轮重组基本上体现在五个要素的分解和重构上:

重构品牌、产品和消费者的关系;重构销售与购买的方式;重构流动机制;重构生产机制;重构产业链资源配置。

“汽车产业已经从卖方市场迈入买方市场”。在他看来,当下的汽车产业中,主机厂无限生产的欲望与经销商有限的销售能力目前无法平衡。而未来随着新《办法》的颁布实施,现有汽车产业和市场即将发生的重大变革,届时将会形成全新的汽车产业和市场化运作的模式,首先受到冲击的将是4S店为核心的销售体系。

“这个市场需要一个全国统一的跨品牌批售平台,它建立第二销售渠道,构建汽车流通环节的新生态结构。”邵京宁觉得,这正是行圆的机会。

成立不到半年,行圆汽车已经把业务触角涵盖到汽车产业链的上下游各个环节,包括:上游为主机厂以及经销商提供车源批发和拓展、营销服务的库存融资平台;中游为主机厂、经销商提供互联媒体营销和会员营销服务的媒体渠道平台;下游为汽车厂商和经销商提供全域汽车营销服务,同时帮助各主要流量节点和场景完成其在汽车行业的流量变现的流量变现平台。

同时,他们也打磨出了三大产品:汽车资讯媒体“汽车大全”;智能营销生态系统“行圆智慧云”;以及媒体交易服务系统“赤兔联盟”。

“虽然是一家刚刚成立的新公司,但我们已经有了8万辆交易量,明年希望有50万辆汽车交易规模,2019年希望达到200万辆,这些数字是经过我们深思熟虑和仔细论证的。”

打造一个真正的产业互联服务平台,当然不是简单的移植已有的经验那么简单,行圆的“变革”之路可能就是从颠覆4S店传统模式开始。

相关推荐